石家庄 站
选择其它城市

当前位置:首页> 石家庄新闻

河北燕郊等北三县户口并入北京又有新进展

2016年6月13日 12:46    文字:    中  小  来源:管理员

尽管河北廊坊“北三县”买房即可落户的政策自2015年1月开始暂停至今已有一年半的时间,但并没有阻断民间的渴望,反而因为最近“‘北三县’要并入北京”的传言而变得愈发强烈。

“最近给我们打电话或者直接到派出所咨询户口迁入的人多了起来。由于廊坊市新的‘购房迁入户口’政策未颁布,目前购房迁入户口工作已冻结,什么时候重新启动还不清楚。”廊坊市大厂回族自治县祁各庄派出所户籍科一位工作人员近日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
这个消息对于大厂县的购房者李琦来说并不陌生,从2014年付完首付款一直到今年初收房,李琦不知道打过多少个咨询电话,“每次的回答都差不多”,但他仍不死心,“万一重新启动了呢?”

和李琦一样,很多购房者之所以在大厂县购房,吸引他们的除了低于北京的房价优势以外,买房落户也是一个重要原因,因为这或许是他们触碰北京最近的一次机会。

当然,也不是毫无希望,廊坊市大厂回族自治县公安局户籍科一位警官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去年12月该县已起草了《大厂回族自治县户口迁移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(下称《征求意见稿》),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,目前意见征求完毕已经上报市里,得到批复后将会按照新政策重启落户工作。

记者查阅《征求意见稿》看到,申请户口迁移,除了在本县具有合法稳定住所,还要具有合法稳定职业。相比以前,落户政策正在逐步收紧。这一切的背后是,通州副中心建设进入倒计时,一河之隔的“北三县”均在统一规划中。正如股市重大消息公布前的临时“停牌”一样,这里的房子也在等待复牌的那天。

户籍政策收紧

购房落户政策的暂停让“北三县”划归北京一事平添了想像空间。

所谓“北三县”,是指廊坊市下辖的三河市、大厂回族自治县、香河县,这3个县市行政上隶属河北,但在地图上看却被京津包得严严实实,是河北的“飞地”;其中燕郊距离天安门只有30公里,这个距离远远小于密云、怀柔、延庆等北部郊区到城里的距离。地理位置上占尽优势,自然成为了北京最近的“后花园”。

近年来关于“北三县”可能划归北京的传言从未中断过,真真假假,让人雾里看花,但这条传言却一路助推了房价的上涨,成为无数人说服自己去那里购房的理由之一。

事实上,2015年之前,在“北三县”购房是可以落户的。根据最早实施的《大厂回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关于促进房地产稳定健康发展的意见》,对有稳定工作并自购房屋者(一手房,80平米以上含80平米)可申请户口迁入。


正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,即便是距离单位很远,李琦最终还是在大厂县潮白河地区购买了一套88平米左右的商品房。“我是2014年底交的首付款,当时开发商说是可以把户口迁过来的,但是要等交房时才可以办理。”李琦说,但没想到的是,计划终究没有变化快。

2014年11月中旬,《河北省人民政府关于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》发布,在全面放开落户的区域中,燕郊所在的三河市、香河县、大厂县等五县市不在全面开放落户的区域内,其落户政策将由廊坊市单独设限。于是,2015年1月开始,“北三县”购房落户政策全部冻结,等待廊坊市新政策颁布。

据大厂回族自治县公安局户籍科工作人员介绍,对于购房迁入户口这项工作,各地区都是在省市政策框架之下,根据各自具体情况制定。由于大厂的经济发展和社保水平等比较低,该县之前有“房屋只有满80平米才给办理户口迁入”的规定,但是由于廊坊市新的购房迁入户口政策还没颁布,目前全县该项工作都处于冻结状态。“我们已经将相关政策建议上报给廊坊市政府,等待审批颁布。”上述工作人员说。

2015年12月,廊坊市政府将《关于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全文公布,并征求社会各界意见。随后,大厂也发布了《大厂回族自治县户口迁移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。对比发现,两份文件都规定了申请将户口迁入的条件,除了拥有合法稳定住所之外,还需在当地连续缴纳满一年的社会养老保险。相比之前的买房即可落户,政策明显开始收紧。

今年2月,河北印发《河北省居住证实施办法(试行)》,明确首都周边的廊坊市市区可根据实际,综合合法稳定职业、合法稳定住所、参加社会保险年限等因素,合理确定落户条件,也可建立居住证积分落户制度。由此可见,未来“北三县”也有可能实行积分落户制度。

并入北京猜想

李琦说,他最近之所以开始着急将户口迁入大厂,是因为6月6日京冀共同召开会议提出城市副中心将与“北三县”2000多平方公里实现统一规划、统一政策、统一管控。在他看来,这或许是“北三县”划归北京的一个信号。

事实上,北京与“北三县”一盘棋的这个思路,已经明确写入正在编制中的北京城市总规划和城市副中心规划中。

北京市规划委副主任王飞5月25日曾透露,正在编制中的北京新版总体规划一大亮点,就是“区域协同”。“我们积极与河北廊坊、保定、天津武清等北京周边市县开展规划对接,建立机制,努力实现‘规划一张图’。”王飞说,其中一大发展重点就是备受关注的“北三县”,未来通州要与北京加强跨界地区统一管控、统一规划。

官方有讨论,民间有渴望,“北三县”划归北京的传言,在通州成为副中心,且北京政府确认将于2017年搬迁入东六环的潞城后,变得越来越像真事。

事实上,传言并非空穴来风。在京津冀一体化的交通规划中,京秦线、徐尹路、平谷线以及已在京津冀规划纲要中明确的北京地铁通北三县事宜,甚至包括已在规划中的S6号线、北京7号线东延等交通规划,都会因现有的区域划分而加大协调难度。因此,站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角度看,如果“北三县”归北京,实际上会减少很多的协调成本。

不过,传言虽然很丰满,现实却是太骨感。廊坊市政府一位不具姓名的官员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:“这个不太可能,目前廊坊市政府层面从未有过相关的讨论。”据他推测,最大的可能是实行共管。

所谓的共管,详细说就是在区划上,“北三县”仍属于河北,但从行政管理上,“北三县”纳入通州托管,以实现与通州的管理一张图。这样做,一方面,可暂时不动区划,实现“搁置争议、共同开发”的目的;另一方面,也可以一定程度上满足北京政府东迁后的扩张版图的需求。

北京大学中国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杨开忠教授表示,从大形势来分析,两地共管廊坊“北三县”,符合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客观需要。据他介绍,现在有几十万在北京工作的人居住在“北三县”,公共交通已连接两地并越来越便利,实际已成为以通勤为基础的北京都市圈的有机组成部分;而两地共管还有助于北京行政副中心更好地规划建设,发挥更大的辐射带动作用,未来重要发展方向将是与“北三县”统筹规划。

不管是否会两地共管,“北三县”的未来都将与北京紧密相连,可想象的空间还很大。